折纸平原~人工挖土机

什么时候更新,这是个问题

是混更……
嘛,这段时间卡文超厉害,什么都写不出来,趴(顶锅盖逃跑)
试了个套娃雷的妆面,眼线真的好难画啊(。・ω・。)

怕被封,顺便迎接十九大,把所有可能被查的东西都删了。
这段时间我要做一个积极健康充满正能量的人……
车是什么?我不知道^V^

emmmmmmmm……
我也来玩一下?
虽然只是个咸鱼……趴

emmmmm......联文的结局,等了好久终于出来了,趴

沉默寡言黄少天°:

【雷安】【十五年的纠缠不休】『联文』


人设属于官爸,ooc属于我


文渣求轻吐槽


【捌】


        不觉已是第八年了。
        安迷修拉开窗帘,阳光自木质窗框倾洒而入,毫不吝啬的将他笼罩在温暖之中。安迷修习惯性的拉开椅子在桌前坐下,指尖触到桌面那根钢笔,因长期的使用而增添了几道磨痕,但深紫色的外壳在阳光下依旧维持着它最初的光泽。如那人瞳色一般的深紫撞入视线,逐渐蔓延,他恍惚了一瞬便将其握紧。
        仿佛捉住了某种执念,并紧握于掌心。
        随着安迷修手中那银亮笔尖的轻盈跃动,昨日堆积在桌面的淡紫色信纸愈加厚重,而安迷修的思维依旧在运转着——这次要将他比作什么?是他曾经送给自己的小马玩偶?还是冰柜里的鲜奶冰淇淋?
        沉吟半晌,待安迷修回过神时,已不觉写了很多。他垂眸看着掌心中雷狮送给他的那根钢笔,不由轻笑:恶党,在下似乎将你比成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将自己对他的爱编织成诗句,从不间断的送出,终有一天,那恶党会收的到吧。站在窗边望着渐暗的天色,安迷修轻叹一声,伸手拉上了窗帘。


【玖】
 
        刹车声在耳畔炸响,安迷修的视线被刺目的车灯所完全遮挡,眼前一片白光,随之而来的是头部一阵剧烈的钝痛,意识沉入黑暗,安迷修脑海中停滞着两个字,雷狮。
        再次醒来时,安迷修怔怔的望着天花板与将他包围的洁白床帐,消毒水的气味萦绕在鼻尖。逐渐恢复聚焦的视线缓慢挪动,思维也逐渐回归。
        啊……好痛。
        被绷带圈圈缠住的头部传来剧痛,安迷修闷哼一声,有些痛苦的动了动身子,他合上眼稍作缓和。待那疼痛过后,安迷修再睁眼盯着天花板时才意识到:他已经完全回忆不起过去,最后没有失去的那点记忆中,保留着名为雷狮的人。
           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连自己的名字也是。安迷修唯一没有忘掉的,是自己仍旧喜欢着他,那个恶党。
          “雷狮。”
       
【拾‖拾壹】


       天际的流云缓慢停滞了流动,凝结为大片的墨云,窗边伫立着安迷修落寞的背影,他依旧什么都没有想起来,脑海中雷狮的名字却回响的愈加频繁。
        雷狮,雷狮,雷狮,雷狮……
        啧,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安迷修皱了皱眉,指尖无意识的拽住自己胸口的衣物逐渐攥紧,垂眸看向手中写满字迹的信纸。窗外凉风侵入本就不温暖的房间,将桌面堆积的信纸吹乱,安迷修有些恍惚的看着,任由信纸散落一地,被风席卷而飘零在卧室中的信纸悠悠落下,安迷修垂下眼睑,如同从油画中降临的天使。
        始终没有得到雷狮的任何回复,即便如此安迷修依旧喜欢着他,自始至终也只想要得到他的回信。


【拾贰‖拾叁】

        入夜,黑漆漆的客厅中,安迷修瘫坐在沙发上几乎要把自己陷进去。他漫不经心的望向窗外,似乎有些不知做什么好,安迷修沉思半晌后还是起身打开了灯,拿过他先前一直放在桌子上的钢笔与信纸,重新坐回沙发上。
       原本寂静无声的客厅中,响起笔尖触纸的沙沙声,安迷修极度专注的写下他心底想要告诉雷狮的话。
        窗外夜色越发浓重,墙上挂钟的指针咔哒咔哒的轻响,安迷修抬头瞥了眼,凌晨两点一刻,他累了,脑海中的思维也有些混乱。安迷修低下头凝视手中的纸笔,不由低声叹息,嗓音已有些沙哑。
        凌晨三点二十分,寂静的夜里时钟还在咔哒咔哒的轻响,安迷修靠在沙发上陷入熟睡,他觉得很累了,但他依旧喜欢着雷狮,除此之外,他已经一无所有。
      


【拾肆】


        指尖翻过日历,白纸黑字在告诉安迷修这已经是第十四年,他颇为颓废的坐在沙发上。客厅的地面,桌面,沙发软垫上,铺满了安迷修写满字迹的淡紫色信纸,凌乱不堪,与灰暗的房间相衬。
        安迷修的视线有些失神,掠过四散在身旁的信纸,恐惧和不安在他心底肆意滋生蔓延,如同藤蔓般将他束缚。
       他缩在沙发上,眼眶逐渐发热,他记得雷狮曾说过,当你不想让泪水流下来的时候,就昂起头来,昭示你的高傲,而并非脆弱。安迷修抬头望着天花板,不让眼中那本不还有的泪流下,尽管他始终压抑不住对雷狮的思念。
       想要再见他一面,想要将自己的话告诉他,哪怕只有一句也好。
        “恶党,在下还记得你曾说过的。”
        “而你又何时才会给在下回信……”
       
【拾伍】


       十五年,深夜雷雨交加,安迷修敛眸看向桌上的日历,伸手将十四年的最后一页翻过,耳畔蓦然一阵鸣响,失去多年的记忆尽数回归原位,忆起一切的他却无所适从。仿佛心脏被子弹击穿一般的剧痛,深紫色钢笔随着信纸坠落在地,安迷修跪倒在满地的信纸上,压抑了不知多久的泪水肆意漫流,将淡紫色的信纸浸湿,已经喑哑的哭声充斥在阴暗的房间,安迷修那双翠色的瞳中被悲伤填满,而后又被泪水所彻底模糊。
       是啊,雷狮在十五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你有收到在下的信吗,恶党。”
     “我发誓,我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么……你写的信,本大爷都收到了,虽然写的很无趣,但我每一封都看过了。
      泪水顺着侧脸轮廓滴答落下,雷狮松开手任由淡紫色的信纸漫天纷飞,勾唇牵出一抹笑意。
       “傻骑士,别哭,我一直都在。”
                                                     ————end     
—————————————————————
群里的联文,有部分改动,拖了一个周总算是整完了,我大概是来拉低整体颜值的,对前面的太太们表示很抱歉,再拖文下次直接打死我好了
第一棒是 @白·看我简介谢谢·十七 啊,先给十七大佬打call,来自文渣的凝视
第二棒 @折纸平原~人工挖土机 同样是大佬,不像我完全没有文风
第三棒 @没有id 专安,不知道怎么夸他反正只能脸滚键盘

这几天吓得我都不敢点雷安tag

这是一个有船的雷总hhhhhhhhh

这副,我肝了几个小时来着?
和太太们真是没法比(看着大佬们的极限90分瑟瑟发抖)
大概是和上一篇短漫一个设定,
对,就是向安哥表白的雷总!√
发现自己好久没更文了,实在是不好意思,这几周我真的真的有好多事情要做,请务必原谅我(打死我也不敢再立flag了)

十五年的纠缠不休。雷安【联文】

联文^V^
还有我根本不是大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yuguihongchen:

雷安
ooc
词藻烂。



第二年我也是不顾一切的写着…
质量较好的钢笔在草稿纸上书写着,词藻一遍又一遍的换着,祖母绿色的眸子底下笑意着实藏不住罢,整个大脑被你填满。
雷狮。
一边心念着你,一头白纸之上黑字渐渐叠加起来,显得有些密密麻麻,炉子上的火还没关…安迷修也无心管辖,他只知道,想写出千言万语在这空白是信纸之上,传递给那个人。
雷狮。
“炉子上还有火就别去做其他相对费时的事情啊”望向刚被大火洗礼的屋子和只剩衣领的安迷修,火警也只好无奈的叮嘱一句,见着人手中紧攥着的信纸转身也喃喃念着几句好似也做过类似傻事一般。
第三年安迷修依旧在写着,已经醉心于写作了。
安迷修写出的千言万语已经达到了文学领域,文章发表一瞬间点击量直线的上升,只是只有安迷修自己知道,他只想把心意传递给他。
连同第四年,安迷修去杂志投稿,本是小有名气倒一下子火了起来,还商量着出版诗集。
第五年安迷修成为了职业诗人,受到众多小姐的喜爱,但安迷修知道,他只喜欢一人,只想把所想传达给他一人罢,漂亮姑娘什么的,安迷修也只当萝卜白菜罢。
他只爱那一个人
第六年的安迷修把自己身体搞坏了,病的很重,写给雷狮的诗篇至少也超过两千了,缠着绷带在床上修养着,心里却无时无刻想着那人,今天在下又有灵感了,等好起来,在下就寄给你看吧。
第七年安迷修的病终于好了,连同着第八年,依旧拿着几年前的钢笔在白纸上写写画画,今天要把你比作什么呢,是不羁的狂风?还是我总是看不透彻的星辰大海?
将所写书信整理出来,抱着厚厚的一掂来到雷狮的房门前,第一年的书信依旧在那里,第二年的依旧…第三年…第四……第七年…
恶党,我来看你了…是脑袋里没有词汇来形容在下吗?没关系的,在下等着你的回信…


哪怕是一个字也好。
这是第八年的信。
TBC.
——————————————————————————————
群里的联文
我一直以为是平摊的谁知道我码七年。怀疑人生
第一棒是 @白十七 ←行吧大佬
第二棒是 @折纸平原~人工挖土机 ←还是大佬
第三棒是 我。←行吧群中皆触我独渣
第四棒就交给专雷啦!!!专雷一级棒啊!!!专雷加油啊!!! @沉默寡言黄少天°

【雷安】与爱为敌

咸鱼如我,完全不想写文,趴
再来挖个坑,你们不会打我吧→_→
―――――――――――――――――――――
       “我爱你,向上帝起誓。”紫眸男人状似深情地话语回荡在耳边,在教堂庄严肃穆的背景的衬托下显得虔诚无比。
       圣母玛利亚的雕像温柔又怜爱的注视着这对倾吐着爱意的恋人,灿烂的金色阳光从她的背后映射而来,辉煌又艳丽,在一层金边的勾勒下仿如有天神降临世间。来为他们赐下祝福,布施下幸福美满的魔法。
       但安迷修的内心是一片冰冷,犹如极夜降临时的冰原,冷意从心脏向着四肢百骸不断扩散。
       你根本不曾信仰上帝。他垂下的眼眸遮掩了一片冰封的翠绿。
TBC.
#雷总真的是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疯狂打call!!!!#
#等等突然想起我开学好像还有个考试,陷入了沉思#

啊啊啊啊啊安哥超帅!!!!

七创社:

七创社:安迷修先生!

安迷修:......;

七创社:安迷修同学!

安迷修:......;

七创社:参赛者安迷修!

安迷修:......;

七创社:(想了想)最后的骑士!!!

安迷修(!!!):有什么话请直说!只要是我能帮忙的( *︾▽︾)

七创社:想请你宣布第二季开播的倒计时......

安迷修:没问题——

今天是2017年10月3日,距离《凹凸世界》第二季开播还有5天!大家一定要记得要点赞!转发!追番!评论!肝图!安利!如果有作业大魔王胆敢阻拦,让我——最后的骑士来保护你!看我拿出凝晶流焱就是一记冷热流......

七创社:咳咳咳咳咳!!!安迷修先生的发言感人肺腑,大家一定听得热泪盈眶了!本次倒计时就到这里,感谢大家的阅读!(拎起安迷修就是一个万米冲刺)